九浅

【安雷】简单易懂的驯龙指南(21)

葱☆:

我流西幻,HE保证


轻松愉快的异界恋爱之旅。


白切黑的冒险者安迷修和他桀骜不驯的龙。


前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第二十一章:人生在世难免翻车


 


       1


       坐在奇美拉铺着毯子的背上,安迷修不适地扭了扭屁股。


       “……感觉真的怪怪的。”英俊的半恶魔望着奇美拉生长着人类毛发的后脑勺,回头冲雷狮小声抱怨了一句。


       “是吗,我倒是习惯了。”紫色眼睛的龙面无表情,“安迷修,要是害怕的话哭出来也可以啊。”


       “……不,那还没有这么夸张。”安迷修紧了紧腰上系着的魔法剑,婉拒了雷狮哄小孩般的提议。奇美拉飞的很快,它背上生出的龙翼覆着一层坚韧牢固的翼膜,每一次奋力振翅都可以带着它的骑手上升8-9英尺。大地已经渐渐远去,那些红黑相间的房屋变得像孩童的玩具一般小,取而代之的,两人头顶深紫色的宫殿则越发接近。


       安迷修抬起头,小心翼翼地避过天际刺目的阳光观察宫殿。他看见宫殿底部镶嵌着奢华的精金和秘银,一个黝黑的入口被那些精美的纹饰和华贵的珠宝拥簇在正中——而奇美拉正带着他和雷狮往那个入口飞去。


       300英尺的距离也不过弹指一挥,安迷修还没来得及看一看高处的风景便已经顺着那个入口进入了宫殿。龙和半恶魔一前一后从奇美拉身上下来,谨慎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准确的说只有雷狮在观察,而安迷修则强忍着心中的不适拍了拍奇美拉宽厚的脊背,低声向它说了声谢谢;但奇美拉只是用那双本属于人类的眼睛呆滞地望着他,便头也不回地振翅飞去了。


       雷狮把这一切看在眼里,他想要嘲讽,却又心知安迷修就是这样,永远乐于奉献无谓的温柔。龙低低地啧了一声,在半恶魔陷入轻微的失落和消沉之前适时扯开了话题。


       “这里怎么没有守卫。”他皱起了眉头。


       安迷修眨眨眼睛,终于舍得将视线从远去的奇美拉身上拉回来。他和雷狮正站在一间空旷的偏殿中,周围是高大的立柱和长明的魔法火炬,偏殿的正中央是一个正发着光的魔法阵,看起来就十分可疑。但雷狮摆摆手表示这个魔法阵没有问题,通常来说访客都只能通过这种传送魔法出入宫殿各处,他和安迷修这次也只要踏上去就行——但是魔法阵周围没有守卫?雷狮表示他活了这一百多年从没听说过。


       “我也没探查到监视和监听魔法。”安迷修补充道,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能安心和雷狮用不经伪装的语气说话,“是不是不太正常?”


       “很不正常。”雷狮眯起眼睛,“一会儿当心。”


 


       他们对视一眼,紧绷着身体踏上了传送阵。


 


       2


       红光一闪而过,安迷修稳定视线,知道他和雷狮已经离开了偏殿。


       “是主殿。”雷狮尽量压低了声音,半恶魔几乎只能看见他的嘴唇在翕动。他望向四周,意识到自家的龙所言非虚——安迷修正站在他这辈子见过的最宏伟的大厅中,高高的深色穹顶用珠宝镶嵌成星辰,铺着华美绒毯的厅面大到足够巨龙在这里打滚;在圆形大厅的四周,镂刻繁杂的大理石撑起了十二道立柱,立柱之间并无墙面,远处群山和脚下地面的风光一览无余。而就在安迷修和雷狮的正前方,一道长长的阶梯深入大厅中央,阶梯的尽头是一把华贵的椅子,雷电与龙骨上的荆棘沿着椅背向四周延伸。


 


       ——椅子上还坐着一个男人。


 


       他似乎已经很老了,披着深紫色的裘袍,头顶黑曜石与蛋白石镶嵌而成的冠冕,黑色的长发与花白的胡须散落在胸前;男人似乎垂着头,戴满戒指的双手搭在椅子的扶手上,安迷修几乎看不清他的脸。


       “是国王。”雷狮在背后微不可闻地提醒道,“上。”


       绿眼睛的冒险者轻咳一声,重新回忆起自己当前的身份。他深吸一口气,扬起轻浮的笑脸上前一步,朗声贺道:“尊敬的国王陛下,卑微的冒险者安迷修带着一份礼物向您致意!”


       奇怪的事发生了。清澈的嗓音在主殿里回旋了三遍,男人却没有反应;正当安迷修疑惑着准备再次询问时,却意外看见了骇人的一幕。


       ——男人的脑袋正从脖颈上滑落。


        


       谁都没能料到这个。


       安迷修的微笑哽住了,他条件反射地捏紧了腰间的剑,却听到有张狂的笑声从那张椅子后头传来。半恶魔板着脸,瞧见一个黑色长发的男人从椅子后绕了出来。他笑得前仰后合,一边拍手一边丢开了手中尚且淌着血的弯刀。他将老国王的尸体从王座上扯下来,一脚踢开那颗了无生机的头颅;他捡起华贵的冠冕戴到了自己头上,拍拍身上的袍子亲自坐到了王位上望向不合时宜的两位访客。


       他长了一张同雷狮七分像的脸。


 


       “欢迎!欢迎你,我亲爱的冒险者!”黑发的篡位者大声说道,紫色的眼睛闪着慑人的光,“请不要在意这一片狼藉,就把它当做是盛大的欢迎仪式——现在,向新的国王献上礼物吧!”


 


       3


       在从绝壁上的山洞走向龙之国的那一天一夜里,安迷修曾经同雷狮探讨过此行的危险性。


       “哪有什么危险呢?”当时雷狮是这样说的。他挥着安迷修的剑轻轻松松砍断了一颗拦路的树,满不在乎地打了个哈欠:“要知道,你押回去的可是下一任国王。我的父亲,虽然冷酷又残暴,可他没有兴趣杀死自己的儿子;而我的几个兄弟,虽然他们都恨不得置我于死地,在父亲的威压下也总是无法得逞。所以你看,我很安全,我们都很安全——你只要乖乖扮演一个贪婪的冒险者,完成任务、拿回金币,再伺机和我一起逃出来就好了。”


       当时半恶魔就觉得哪里怪怪的,却也无法反驳。此时此刻,望着王座上老国王的尸体和新国王得意微笑的脸,他终于觉得头和胃都前所未有地疼了起来。


       雷狮啊雷狮,安迷修面无表情地想,叫你成天作死,翻车了吧。


 


       “是我大哥。”雷狮用气声从牙缝里挤出这么一句便没有再说话。随着太子——现在是新国王——的出现,他敏锐地感觉到许多道含着魔力的视线投掷在了这里。一个、两个……雷狮可以感知到将近二十多个强大的宫廷法师正为这场不知谋划了多久的篡位保驾护航。他确实离开得太久了,回来得又太巧了。这么多的宫廷法师,安迷修或许能一对一击败他们中的每一个人,但他们一起上的话却多半没有胜算。


       啧,雷狮咬着牙,这下麻烦了。


 


       安迷修也注意到了周围的埋伏,无数道攻击性的法术已经在暗处瞄准了他和雷狮的脑袋。只要两人有任何轻举妄动,就会被数不清的冰霜火焰雷霆与酸液掩埋。安迷修听见雷狮的呼吸乱了一瞬,又被龙小心翼翼地掩饰过去;半恶魔的背后没有长眼睛,也不能听见雷狮的心声,但他似乎从龙克制又冷静的态度中知道了一切。也许这是灵魂链接带来的小小意外,只是万分之一秒的心有灵犀,安迷修知道雷狮在说:见机行事。


       他必须继续演戏。


 


       4


       “当然,我的国王陛下。”安迷修从善如流地鞠了个躬,“虽然我并没有料到这份盛大的欢迎仪式,但我不得不承认您比地上那位更适合这张椅子——当然,比起我身后那位就更是如此。”他巧言令色地恭维了几句,欣慰地看见新国王露出了一个满意的笑脸——贪慕权利的人也大多乐见虚荣,安迷修这次没有猜错。他定了定神,用自己所能做到的最粗暴的动作把雷狮扯到身前,一把拽下了那件麻布的袍子。“您的礼物。”安迷修努力用一种令人恶心的黏腻口吻介绍道,“抓住他可费了我不少功夫,毕竟您也知道,这家伙的脾气可不怎么样。”


       雷狮配合地奋力挣扎了起来。


       “他怎么不说话?”新王端详着龙四肢的伤痕和脖子上的禁魔项圈,很隐晦地笑了笑又摇起了头,“这不好玩。”


       “路上实在太烦了。”安迷修面不改色地扯着谎,“所以玩腻了之后我把他舌头拔了。”


       ——他火速补了个小范围的变形魔法,捏着雷狮的脸逼迫他张开了嘴。


       王座上的男人探头看了看,似模似样地板起了脸:“冒险者,你怎么敢这样对待一位王族?”


       “十分抱歉。”安迷修诚惶诚恐地弯下脊梁,“如果您希望的话我可以现在就治愈他……不过说实话。”他抬起头谄媚地笑了,“我只在这里看见了一位王族,那就是您。而我身边的这位,难道不是一个低贱的奴隶而已吗?”


 


       新王终于很满足地笑了。


       “不错,一个奴隶而已,不值得再浪费魔力——反正我总要杀了他。”他倨傲地交叉着手指,“你很好,想要什么奖励?”


       安迷修敏锐地察觉到周围那些魔法师的视线收起了敌意。


       “只要您能判定我圆满完成了任务。”他掏出那张羊皮卷,恭恭敬敬地用魔法将其送到新王面前,“以及赐予我我应得的那份赏金就可以了。”


       “我满足你。”


       新王这么说道,将已确认的羊皮卷送回到贪婪的冒险者面前;他挥一挥手,隐藏在暗处的一个宫廷法师便在半空中打开了一道门,珠宝和金币像雨般滑落,几乎要淹到冒险者的咽喉。门只开了一秒,赏金却已经是如此丰厚。绿眼睛的冒险者近乎失态地扑到金币和珠宝堆成的小山中,手忙脚乱地将这些财物扫进自己的次元袋里。新王欣赏着他的丑态自持地笑了起来,笑声在空旷的殿厅中回荡。安迷修低着头维持着表面上的滑稽可笑,意识到暗处那些魔法师的戒备终于降到了最低。


       ——不会再有更好的机会了。


       “陛下。”他终于收好最后一枚金币,“请允许我再同这个卑贱的奴隶说一句话。”


       新王皱起眉头:“怎么,你不舍得?”


       “怎么会呢。”安迷修笑笑,“只是为了抓他我吃了好些苦头,临别之前总得说几句好听的让他‘爽爽’。”


       “哈,不错,是该让他也来开心开心。”新王挥了挥手,“今天真是个不错的日子。”


 


       于是安迷修站到了雷狮面前。


       他背对着新王,那些虚假的微笑便终于从脸上扯下。绿眼睛的冒险者深吸一口气,双手扼上龙的咽喉。雷狮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安迷修却眨了眨眼睛。


       ——他轻柔地解开了禁魔项圈的环扣。


       皮质项圈沿着突起的锁骨滑落,沉睡的巨龙睁开了掠食者的双眼。新王难以置信地拍案而起,各色魔法攻击转瞬间从四面八方向两人袭来。但安迷修不逃不避,只是皱着眉头站在雷狮轰然炸开的磅礴魔力之中,挥手为两人撑起了一个短暂的防护罩。


 


       “雷狮,快逃。”




-tbc-


完结在即,努力日更


欢迎评论~



评论

热度(1903)